乐信阅读 > 玄幻小说 > 血之沙漏 > 第四十五章 仍是孤独
    我微微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白雪皑皑地上,浑身冰冷,而眼前所见的天空、大地,树木,也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白色。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迷茫,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天地万物都被厚厚的冰雪所覆盖,原本应该是七彩的世界,变成了一片冰冷的白雪帝国。

    我慢慢的从地爬起来,原本想伸手拍拍身上的沾雪,可是突然发现衣服上却一点雪花都没沾上,这真得很不可思意。我想着这些渐渐的抬起头,才发现在自己竟然站在一片雪海。眼及之处,都是冰雪的天地,没有一点其它的杂色。可是奇怪的是,这片雪地上竟然没有一条可走的路,在我的周围也没有一个脚印,不论是我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我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难道说是从天上吗?

    正当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沉思时,白色的天空开始飘起雪来,大片大片的雪花扬扬散散的落下,和地上的一片白色相结合,不见了踪影,好像它们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雪虽然下得很大很密,可是我的视线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眼前的远景还是清晰可见。突然我看到在远处有两个人影,由于离得太远,所以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长像。于是我不自觉悟的一步步向他们的那个方向走去,原本以为在很厚的雪地上走路,由于每一步都会陷的很深,所以会不好走,也走不快。可是此时踩在如此之厚的雪地上的双脚,却完全不是那种感觉,而是每一步都很轻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的双脚根本就没有陷入积雪,而是身轻如燕的踏在雪面上。我此时唯一的感觉就是,我的整个身体浮在空气,每跨出一步就像是在飞一般。

    “爸爸!妈妈!真得是你们吗?”当我走近那两个人影时,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是我的爸爸和妈妈,他们怎么也会来这种地方呢?是来找我回家的吗?

    “……”可是他们俩谁也不回答我,只是对我微微的笑着,而他们的双手却示意我敢快离开,不要再靠近他们。

    “爸爸!妈妈!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我大声喊着,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往前冲去。可是当我就要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竟然变成了一片片雪花,飞散了一地,然后完全消失了,找不到一点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在做梦吗?”我不敢相信刚才那么真实的画面,会是抽象的梦境,可是……可是我的心里很清楚,爸爸和妈妈很早以前就已经离开我了,他们不可能再如此模样的出现在我面前的,现在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

    “啊……”等我回过神了,被自己的头发吓得失声尖叫起来。以我的冰冷个性,平时是几乎不会被吓到的,就是半夜见鬼也不会,可是这次完全不一样,我的头发,我的头发长长了,长到了脚裸,这点我是早就清楚的,所以我吃惊并不是为了这个,真正让我吓了一跳的是它的颜色,原本它是如深夜般的黑,可是现在它却是像雪一样的白。可是它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是黑色的吗?我想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看到早以去逝的爸爸和妈妈,现在自己的头发突然变成了白色。看来我真的是在做梦,这是我唯一可以得到的解释。

    “小幽,我,我很喜欢你。”突然有个声音在我背后的不远处传来。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铭心刻骨的声音。

    “真?真得是你吗?”我急忙转身喊道。深怕一个迟疑,他就会像刚才的爸爸和妈妈一样,转瞬即失。

    “小幽,我,我很喜欢你。”不到五米远的地方,他就那么站着,可以如此清晰的看到他那幽深的双眼和闪着绿色光芒的黑色短发,是他,真得是他,他还是那个样,一点都没改变,可是他为什么只说这一句话呢?

    “真,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想走上前去,可是却怎么也不敢迈出一步,最后只在站在原地问道。

    “小幽,我,我很喜欢你。”可是他就是只说这一句,好像根本就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在那不停得重复着那天他对我说得第一句话。仔细一看,我才发现他的双眼是无神的、死的,所以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他根本就是住在自己的心里,锁上了门,不愿出来,也不愿别人进去。

    “真,你醒醒!”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顾一切的跑了过去,可是当我马上就要接近他时,刚才的那一幕又重现了。他也像爸爸妈妈一样,化成雪花溶于大地,刹那间消失在我的面前,我突然觉得很冷,从内心冷到全身。

    “这不是梦吗,我为什么还这么认真呢?”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把梦的一切都当真。可是他们是如此的真实,我真得是在做梦吗?有谁可以告诉我,这是不是梦?如果是梦,我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对不起,静儿,爸爸以后不能再照顾你,给你做饭吃了。”可是不等多想,左手边的不远处又传来了爸爸有些愧疚的声音,就像他离开我的时候一样。

    “爸爸,是你吗?”我转向那个方向,看着眼前的那个男人问道。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他一定就是疼爱我的养父,因为他的那种慈爱的声音,我一辈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什么也不回答,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看得到我,因为他正在对着我慈爱的笑着,当我想要走近时,他摇了摇头,好像在说:“不要过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只能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爸爸,只要能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只是我知道,他也会像爸爸妈妈和真一样,不知何时会突然化为雪花,消失于茫茫的雪地间。

    正如我猜想的一样,不一会儿,爸爸就一下变成了雪花飘落了,我飞也似的跑过去,明明应该可以抓住些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抓到,因为那些雪花根本就不是实体,它们穿过我的手飘落下去,消失在冰冷的雪地。

    我觉得越来越冷,浑身已经开始打起了寒战。可是这不是梦吗?在梦不是什么感觉也不会有吗,就如疼痛什么的,但是为什么现在我可以这么真实的感受到寒冷,感受到孤单。

    如此茫茫的一片雪海,只站了我的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我就只有一个人?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真你在哪里?还有爸爸你又在哪里?你们为什么都离我而去,到现在我仍是一个人,我好冷,我好孤独,我好寂寞。

    第一卷仍是孤独[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