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栽在你手里 > 第16章
    你根本就不听我的话,否则你早就带我出院了。”她红着脸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他对她眨了眨眼。“但我怕,要是真把你带出医院,我一定会克制不了自己而让你‘太累’,那样就不好了,不是吗?”

    “你……”她的脸更红了。“这里是医院,你在那儿胡说八道些什么?”

    “就因为是医院,我才克制得很。”他坐回原位。“否则我就不只是坐在这里看,而是和你一起躺在床上了。”

    “莫呈涛!”他的话,让她羞得满脸通红。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她却为他话语里所透露的情愫而感到开心。

    他深受她的吸引,却因为珍惜她而愿意克制自己。这样的他,让她感动。

    “是,我的公主,请问你有什么吩咐?”他笑答。

    他的笑让她根本气不起来。事实上,她也不想对他生气。“好吧,既然不能出院,那你总得买些东西给我吃,让我开心一下吧?”

    “当然。”他收起本。“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她偷偷瞄他。

    “你可以说说看。”他扬眉。只要是医师许可的范围,他当然会答应她。

    “那——我要吃冰!”她开口,随即探看他脸上的神色。“是你说要买给我吃的喔!”她特别强调。望着她半晌,莫呈涛叹了口气。“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我很希望你会答应。”她眨着大眼,眼底充满祈求。“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吃冰,吃了冰之后就开心了。现在被人关在医院,闷都闷死了,你该不会真的拒绝我这样‘小小’的请求吧?”她伸出右手,将拇指与食指间的距离压缩到最小,比了个“小小”的手势。

    他摇头。

    “拜托!”

    他再摇头。

    “哼!不给吃就算了!”这会儿,她也恼羞成怒,干脆翻过身子趴在床上,不再理他。“讨厌!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莫呈涛再叹口气,无奈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听见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小舞倏地翻过身子。他竟然真的出去了?!地瞪着房门。还说爱她呢,一点耐心都没有,难道他不知道病人的心情都会很不好吗?更何况她又不是真的要他出去……

    真气人!她倒回床上,用被子蒙住脸。

    喀阵——

    那是房门再次被打开的声音。

    石小舞静下来,听着外头的动静。这么快又回来了?那么,他是准备回来向地道歉的喽?想到这里,她不禁在被子里偷笑。

    “小舞?”

    声音很小。她皱眉。怎么才出去转一下,他的声音就变得这么小声?而且听起来还有点……奇怪?

    她缓缓掀开被子,才要开口,却被人坞住口鼻,一阵刺鼻的气味侵她的鼻尖,她想挣脱,却发现自己竟使不上力气!她警觉地抬眼,看见的竟是——

    陈家乐!

    “唔!唔!”她挣扎着、喊叫着,却没有半点用处。

    只见陈家乐对她露出微笑,缓缓地道:“睡一下吧,小舞,等你醒来,我们立刻就在教堂举行婚礼,是你一直想要的教堂婚礼喔!里头还有神父为我们作证,到时,就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

    天!石小舞拼命想瞪大眼,却发现自己的眼皮渐渐沉重,然后,再也睁不开叩叩!

    莫呈涛轻敲着房门,随后推门而。看见她躲在被窝里动也不动,他忍不住想笑。看来,她不是还在跟他怄气,就是早已经睡着了。而依他看,比较有可能的是前者。

    “小舞,我买了冰给你了。不过咱们得事先说好,你只能吃两口。”他开口,等着她的回答。

    然而,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还在生气?”他上前,将冰放在她床边的桌上。“气得连冰都不想吃了?”

    她仍无动于衷。

    “小舞?你该不会真的睡——”他稍稍掀开她的被褥,映眼帘的,却是令他震惊的情景。

    床上空无一人,而本来地躺着的地方,却用两个枕头装成还有人躺在里头的样子。他迅速搜寻四周。该不会,是小舞在恶作剧?但床旁的拖鞋仍在,她所有的衣物也都还在原位,这么说……

    “护士!”他拉开门,冲出去大喊。“这病房里的病人呢?”

    “病人?”护士一脸疑惑。“刚才你不是带她出去散步了吗?”

    “我带她去散步?!该死!””个想法突然闪过他脑海,令他心惊。他担心,是陈家乐带走了小舞。忆起他和小舞离开时,陈家乐眼底愤恨疯狂的眼神,难道,真的是他?无暇再思考其他,他转身冲出医院,寻找最近的警局。

    如果事情真是他所想的那样,他害怕,这次他会需要警方的协助。老天!要是小舞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不会原谅自己的!“小舞,你看,这间教堂是不是很美丽?”他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小舞,带着她进教堂。“一切都像是你描述过的样子,你喜欢吗?”他微笑。

    小舞缓缓睁开眼睛,因药物的影响,她全身虚软,使不上力,眼前的景色也一片模糊。

    “小舞,以前我不肯答应你在教堂结婚,是因为顾及我家人的想法。她们一直住在乡下,拜的是菩萨、祖先,根本从没想过会有什么教堂婚礼。要是让她们知道你是个不拿香的基督徒,只怕会反对得更厉害了。尤其是我母亲,或许还会担心日后没有人祭拜祖先。”他抱起她,将她放在长椅上。“不过现在在国外,而且只有我们,为了让你开心,我们就先举行教堂婚礼,等回到台湾,再补行古礼好吗?”

    “唔——”小舞想开口,却力不从心。

    天!家乐是怎么了?他是不是绑架了她,还用药迷昏她?他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这么疯狂的事?难道他真的……疯了?!她试图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连根指头都动不了。莫呈涛!你究竟上哪儿去了?为什么每次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快来救我啊!

    “来吧,小舞,现在让我们在基督面前起誓,在神的见证下,成为一对真正的夫妻。”他拉起她的手。

    “唔、唔……”她拼命摇头。

    而在他看起来,却只是轻微地动了下。

    “哦,我忘了,你还不能说话。”他吻了吻她的顿。“我的药好像下得重了些。不过没关系,再等一下就会慢慢恢复的,你放心吧!其实,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也用不着下药,不是吗?”

    她闭起眼,不想看到他的样子。她害怕,她好想哭。他是不是真的疯了?天哪!谁来救救她?莫呈涛!你在哪里?

    “小舞!你是高兴得流泪吗?”陈家乐的声音传进她耳里。“你真傻,总是遇上一点小事就流泪。你要知道,当我陈家乐的妻子是不能这么软弱的喔!”

    她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

    是她害了他。

    如果她没有离开台湾、如果她没有移情别恋,或许家乐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陈家乐!”

    突然,教堂大门被打开,冲进教堂的,是大批的警力。

    “你瞧,小舞,有这么多宾客要来参我们的婚礼,为我们祝福呢!”他眼神涣散,嘴角扬起一抹飘忽的笑,望向大批涌进的警察。

    “小舞!”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倒在别的男人怀里,莫呈涛心急如焚。报警之后,透过医院、警方和路人的协助,他们迅速找到了陈家乐的下落。

    因为一路上,陈家乐推着轮椅、带着据说已经睡着的小舞来到教堂。许多人都看见了。

    他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小舞绝对不可能睡得着,更不可能自愿跟着他走,惟一的可能使是——陈家乐对她下药!

    莫呈涛!她想喊,却喊不出声。

    “莫呈涛!你来做什么?我和小舞的婚礼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一看见他,陈家乐的情绪几乎失控。“你可以夺去我的工作、毁了我的前途,但夺不走我的女人,小舞是属于我的!”

    “陈家乐,你镇定点。”莫呈涛心惊。深怕他的疯狂举动会伤害到小舞。“没有人会夺走你的女人。”他与警方,缓缓前进。

    “住口!”陈家乐大喊。“我不会相信你的话!莫呈涛,其他的宾客都可以参我们的婚礼,只有你,你是不受欢迎的人!给我滚出去!”

    “好,我出去。希望你和小舞好好招待宾客,举行一场快乐的婚礼。”他顺着他的话。

    说时迟那时快,三名由陈家乐背后接近他身边的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他,将他扑倒在地上。

    “小舞!”莫呈涛立刻冲上前抱起她。“小舞,你没事吧?”

    这时,她已经恢复了一些气力,望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和曾经爱过的男人,她点头,又摇头,泪水不争气地流下。“呈涛……”她喊。

    “小舞!小舞!我们的婚礼就要开始了,你要到哪里去啊?”被按在地上的陈家乐仍不住地大喊。莫呈涛将她护在怀里,不让她听。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她呜咽。

    “别这样,小舞,这不是你的错。”他抱起她,走出教堂,远离疯狂呼喊的陈家乐。“是他血液里的疯狂因子和太多的欲望让他失控的,这根本不能怪你。”

    “真的……是这样吗?”她抬眼,泪水却已迷蒙了她的眼。

    “当然是。”他给她肯定的答案。“别把这件事的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明白吗?陈家乐是重视你,但并没有爱你到疯狂的程度,他只是无法接受失去既有优势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