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找个人来嫁 > 第6章
    “唔——”她不自觉地嘤咛出声。似想索求更多,却不知自己究竟要些什么。

    他的大手在她腰际游移,缓缓下降,来到她的丰臀。

    突然,警觉到自己正在做什么,甜儿心中一凛,她自他需索的吻中惊醒,猛地推开他。“不要!”她气喘吁吁,不知所措。

    他的欲望整个儿被浇熄。

    不要?她不要他?

    “你为什么出现在长安?又为什么要娶我?”口中急切吐出的,是她亟欲想知道的事实。

    她根本不了解他,甚至连他究竟在想什么都不清楚。而她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她整张脸在瞬间胀得通红。

    难道,她竟成了个淫荡的女子?

    “我到这儿来,是为了挑选一个合适的妻子。”他不想多费唇舌。

    “挑选?”这么说,是他选中了她?

    所以那天——她恍然大悟。“那天,你闯进后花园,是为了看清我的长相?”

    他耸耸肩。“你是长安城第一美女,不是吗?”

    她晶亮的双眼陡地大睁。原来,他早打听了她的一切。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突然,一种受骗、被贬低的痛苦侵袭上她。

    “所以你娶我,只是因为贪图我的肉体。”她指控,鼻头禁不住泛红。

    肉体?这回,换他瞪大了双眼。

    他娶她是因为贪图她的肉体?!老天!亏她想得出来。他强忍住笑。若真是如此,那么他“贪图”的也——太多了吧!

    瞧她这圆滚滚的身形,至今他仍怀疑,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蛊才执意要娶她,而她却说他只是贪图她的肉体?

    好吧!既然她如此有自信,他也不想打击她。

    “是,我贪图你的‘肉体’。”他承认,眼底仍有着抹不去的笑意。

    然而,她的脸色却在瞬间刷白。

    果然,所有的男人全都是一样的。一直以来,她不愿旁人因着她的容貌而喜欢她,便是不希望男人只爱她的美色。倘若有天她年老色衰了,他是否就不会再瞧她一眼呢?因为所有人看见的,永远是她的外貌,而不是真正的她。

    不!她不要这样!她不愿接受一个美人的宿命。她暗暗发誓,无论他有多令人无法抗拒,在他尚未了解她、爱上她之前,她绝不会轻易将自己交给他。

    “我不认识你。”她道出事实。

    “是吗?”他笑笑。“真巧,我对你也不熟。”

    “你——”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我无法接受没有爱的婚姻!”

    “爱啊……”看见她气得圆鼓鼓的腮帮子,他强忍住笑意。原来,她要的是这个。看样子,她还挺认真的。果然还是个小女人。

    “所以在这之前,我不可能跟你——”她突然中断,不确定该用什么字眼解释她的想法。“我的意思是……真正的夫妻应该是相爱的,你不能强迫我!”她坚持。

    他当然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但令他觉得受挫,甚至还有些微……气愤的是,她竟以为他会强迫她?

    “看来你还不明白,我根本就——不需要‘强迫’。”他斜勾起唇角,在她还没弄懂他的话之前,他早已一个箭步上前,捉过她的手腕,封住了她的唇。

    “唔?”她杏眼圆睁,震慑于他惊人的力道和灼热的吻。

    这一吻,不同于先前。

    几乎是狂暴的、需索的,他拥紧她,似要将她揉进自己怀里。她仿佛身陷烈焰之中无法自拔。

    他的体温烧灼着她,他的热切滚烫着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开了她。

    “嗯?”她惊讶地睁开眼,胸臆间涌起的,竟是一股强烈的失落。天!他在她身上做了什么?她为被地勾起的情欲而微颤。直到此时,她才终于明白他所说的话。

    老天!她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她竟然让他的肉体控制了她!天知道她究竟成了什么样的女人了?!

    他勾起一个邪邪的微笑,满意于他所见到的。事实证明——她要他,也属于他。

    至于……意外的收获则是,他发现这个小女人比他所想像得还要有可塑性。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吻,却激起她如此大的反应,她对一个男人来说,无异是一块瑰宝。

    “明天一早,我们必须启程回鲜卑去。”才一开口,他竟发现自己的声音出奇地沙嘎。

    该死!看来,这小女人竟也影响了他。但他不会轻易让她发现这样的事实,无论如何,他才是那个掌控全局的人。

    “明天一早?”她的情绪尚未平复,却被迫接受另一个震惊。“不!我不要离开这里!”

    长安城是她待了一辈子的地方,她的一切在这儿、爹娘也都在这儿,她怎么可能跟着他到那野蛮不文的鲜卑去受苦?

    “你再说一次。”他的眼底冒出火花。

    他还以为,他的吻已经征服了她。但她竟然敢说不要离开这儿?难道她刚才的陶醉都不是真的?

    “我——”她些微地畏缩了下。“我不可能习惯那边的生活,我——”

    “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他的语气不容置疑。“就算你是大唐公主也一样,我在哪里,你就必须在哪里。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也必须清楚——”他的神情再凝重不过。

    她的心口一紧。该不会是,他要告诉她,他已经成过亲?!

    “记住。”他缓缓地开口道。“在回到鲜卑之前……你‘必须’让自己瘦到我满意的样子。”

    她再次瞪大了眼,突然有一种预感——

    未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了。

    第四章

    是的。

    这是一趟苦命新娘的减肥之旅。

    两个高大的男人分别骑在马背上,而一个圆滚滚的女子,像是被押解的人犯似的,在两匹骏马间,举步维艰地走着。

    爹……

    甜儿仰起头,望着顶上亮晃晃的太阳,在心底呻吟。你的女儿就快让人给虐待死了。

    要是让爹瞧见她现在这副模样,一定会恨自己看错了人。天知道拓拔鹰不只亏待她,还极尽所能的虐待她。

    但木已成舟,连爹爹都要她嫁鸡随鸡,她还能多说什么。

    咦——包子?鸡腿?清蒸鲤鱼?

    她揉了揉眼,再看见的,除出一朵朵肥肥的白云外,4020.com.cn天上什么也没有。

    好饿喔——

    从出发到现在,她已经整整走了三个时辰。除了早饭和一些水外,她根本什么东西都没吃过。

    以往在这时,小桃早已准备好一桌的甜食等着她享用;而这会儿,眼看着就要近午了,他却连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啊——”她烦躁地叫出声。

    什么为了她好,什么叫她需要多动一动?!依她看,根本都是自己自私的要求!

    她可是大唐的女子,长安城第一美女,凭什么要为了他愚蠢的要求而改变自己?

    嫌她胖?站在他身旁,她还怕被他那太过高大的身子压死呢!

    “怎么回事?”听见这声音,骑在马背上的拓拔鹰微微皱眉。

    “没事。”她头也没抬,闷着声继续往前走。

    没用的女人!她暗骂自己。

    惧于他的恶势力,她根本不敢反抗他。

    大多数时候,他看起来像是什么都不在乎,可只要他一使眼色,她就只能乖乖地听话。

    赵甜儿,从什么时候起,你变得这么没用了?

    她暗暗握拳。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丈夫,难不成还怕他吃了你?

    不!不成!她不能就这么任人摆布!

    “鹰,你不觉得这样对她太苛刻了吗?”

    望着边走边跌倒的圆滚滚美女,宇文竣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瞧她一会儿大叫、一会儿握拳的模样,真是既教人同情,又让人瞧着觉得可爱。

    说实在,再怎么看,她也是个挺惹人爱的美女。真有必要为了那多了一些些的肉这样做吗?

    他开始怀疑,鹰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否则,怎可能如此不怜香惜玉?

    拓拔鹰斜瞥了他一眼,头也没抬地道:“她是你的妻子吗?”

    “呃……”宇文竣一时语塞。“不是。”

    “不是你就别多事。”一句话,简单扼要。

    甜儿低头咬着牙,一步一步地走着。

    逃跑吗?她努力思索。

    不成。

    他骑着马,一定很快就追到她的。更令人生气的是,她从来就没跑得快过。所以这是个烂方法。

    那么打晕地?

    不,她忙摇头。他这么高大,还跟着帮手,万一不好,怕被打晕的是她自己。

    装病?

    对了!装病!她的双眼突然发亮。她怎么忘了她的看家本领了!

    每回要瞒着爹偷溜到外头去时,她用的就是这个法子,现在用来,肯定有效。

    太好了。虽然走了一整个早上,可他们离长安城还不大远,如果她这时生病的话,他一定会快马加鞭地把她带回长安,说不定,还会直接送她回家!

    到时,她不就可以向爹爹求救了!越想越兴奋,她干脆直接抱住肚子蹲下——

    “唉哟——”

    “甜儿,你怎么了?”一听见她的呻吟,宇文竣立即翻身下马,扶住了她。

    拓拔鹰的动作并未稍逊,但早已下马的他却只是站在一旁,微微皱眉地观察着。

    她不可能是病了,他断定。

    虽然不让她吃太多东西,但他一直注意着她的情况。一路上,他还刻意放慢速度配合着她的步伐,不应该出现问题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