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信阅读 > 都市小说 > 神医农夫(神医小农民) > 第3410章 怀疑
    周游一路走来,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魔教的踪迹,一早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番前来剑云宗,不只是为了陆瑶,而是想跟吴恒毅说道魔教一事,毕竟他现在可以算是修真界的领袖,他说出来的话总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存在。

    “如今魔教纵横无忌,宗主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吴恒毅陷入了沉思,半晌才看了周游一眼,问道:“周先生,你有何高见”

    周游没想道他会询问自己的意见,稍作思量笑道:“您现在是正道领袖的存在,而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存在,能有什么高见”

    吴恒毅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游,沉吟一声,道“蓬莱老门主跟老夫也是有点交情,何况蓬莱一门在修真界的威望可不是什么无名小辈,而且老门主能够看得上你,想必是有什么独到之处吧”

    周游只能“嘿嘿”一笑,不知道如何作答了,半晌才笑道:“域外天魔还未回到人间,就搞这么大的动作,想必是为了给归来以后铺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铲除他所谓的道路。”

    吴恒毅点了点头,道“此言不差,只不过魔教做事向来隐秘,怕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出其党羽,如何铲除这些隐匿的存在”

    周游却笑道:“魔教之所以能够有党羽,无非就是靠着星魂散控制人,只要调制出星魂散的解药,基本上也就没人再为魔教卖命了。”

    域外天魔的星魂散,吴恒毅当然是听说过,皱眉道“据说星魂散毒性很强,而且还是魔教的秘制配方,根本就没有解药,周门主难道不知道”

    周游自然是知道的,但这只是对他们而言,周游笑着道:“晚辈自然是知道,既然这么说,就一定能够解决解药的问题,只不过还需要一批资金,用来购买制作解药的草药,毕竟有备无患,多备用一些也是好的。”

    吴恒毅更觉得惊讶,盯着周游看了半晌,对于信心满满的周游还是有所疑虑,问道:“周门主,你真的可以解除星魂散的毒”

    周游十分肯定地点头道:“宗主无需担心,因为在下已经试过了。”

    韩真真上前一步,道:“这点我可以做证明,前不久我就是中了星魂散的毒,就是周门主帮着解除了我体内的星魂散。”

    吴恒毅又是沉吟半晌,问道:“配制出解药大概需要多少时间跟费用”

    周游心里大概坐了下盘算,道:“制造住大量解药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至于费用的话不会是个小数目,大概需要个几百万吧。”

    吴恒毅皱了下眉头,转眼看向陆瑶,问“瑶儿,剑云宗大概可以拿的出多少”

    陆瑶上前一步,道:“大概也就一百来万。”

    剑云宗并不像是天宝阁那样的生意门派,资金方面确实不是强项,倒是并不令人意外,吴恒毅道:“将这笔资金拿出来交给周门主,至于其它的老夫再想办法。”

    周游有些哑然地道:“宗主,这关系到整个修真界的存亡,不只是剑云宗的事情,其实没需要一肩承担,可以发起招募。”

    吴恒毅也明白周游的意思,道:“老夫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韩真真也笑着道:“既然宗主已经是如此慷慨,我作为百草宗的少宗主,也可以做这个主,可以提供需要的灵药。”

    “嗯,很好,那老夫就借着明日宣布此事。”

    吴恒毅又看了眼周游,道:“此事一旦宣布出来,怕是魔教会狗急跳墙,周门主可就深陷危机之中了。”

    周游也曾想到这点,只是眼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苦笑一声,道;“事到如今,个人安危事小,当识大体才是重中之重,对于我的安危,宗主还请放心。”

    吴恒毅点了点头,眼中丝毫不掩饰对于周游的欣赏,笑着道:“出窍中期的修为,一般人还真奈何不了你,确实有着自信的资本,但万事还需小心为妙。”

    周游楞了一下,没想到他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修为,确实令人刮目相看,叹息一声,道“还是瞒不过宗主的眼睛。”

    一旁的陆瑶一脸的震惊之色,原本她已经猜测到周游最近修为大增,秒杀阎中天就是事实,但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是出窍期的修为,眼中尽是负责之色。

    “老夫像你这个年纪也只是停留在出窍期的修为,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你们先退下吧。”

    吴恒毅等他们走后,脸上才露出一丝的狰狞之色,红光满面的脸上,也尽显苍白。

    “宗主最近身体怎么样”

    周游忽然拉住陆瑶,轻声问了一句。

    陆瑶稍稍一愣,道:“师傅的身体一向很好,没什么问题,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周游没有再说什么,但凭着直觉,总感觉他身上不似表面的那般,只是距离太远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忍不住暗叹一句:“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

    多疑了”

    “没什么。”

    周游随便应答一句,回到住处的时候韩雪还在等着。

    “宗主找你什么事情”

    韩雪问韩真真。

    韩真真将事情大概叙述了一遍,韩雪才放心下来,却将目光投向周游,问 :“周门主,你真的打算在这里调制星魂散的解药”

    周游摇头笑道:“我可没打算在这里。”

    韩雪皱了下眉头,侧着脑袋看着周游,问:“既然你不想在这里,难不成是要回去蓬莱”

    周游还是摇头,神秘地笑了笑,道:“先不说这个,先说说接下来的打算吧。”

    “接下来是该好好吃饭的时间了,至于别的等到晚些再说。”

    因为两人说着,韩雪就看见有两个剑云宗弟子负责送饭菜来了,韩雪笑着道:“你的这位少宗主朋友,对你可是照顾的周到,我们倒是托了你的福。”

    她这话显然是说给韩真真听得,果不其然,一旁瞪大眼睛的韩振,双手叉腰一副即将要爆发的边缘,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都没说,仿佛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硬是将火气给咽了回去。

    周游倒是很意外地看了眼韩真真,接着有得意洋洋地瞧着韩雪,那意思是在说,你的阴谋手段不起作用了。

    确实有些违背韩真真的性子,难不成突然间长大了

    变性了

    显然这时不可能的,倒是韩真真想着换一种方式试着跟周游相处,接着就是给他端茶夹菜,嘘寒问暖的像是个保姆,更加令人受不了了。

    “真真,那个你没事吧”

    周游一脸认真地看着韩真真,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她,还不如原先任性的性子,至少真实一些。

    韩真真斜着眼睛看着周游,眼里尽是小女人姿态,嗲声嗲气地说:“周大哥,你不喜欢这样的我嘛”

    周游顿时浑身酥嘛,就连一旁的韩雪,喝到嘴里的汤都差点喷出来,虽然极力忍着,却还不一副异样的神色盯着韩真真,最后还是将她看的心里犯嘀咕,一翻脸跑去房间了。

    “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做了”

    周游差点吓得魂飞魄散,看着韩雪摇头道:“你能不能帮我劝劝”

    韩雪鄙夷地看着他,道:“这种的事情你觉得能劝说吗

    再者说你想让我劝她什么”

    周游无奈地叹息一声,道“其实我只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韩雪眨了下一对美眸,淡淡地问:“你真的只是将她当做妹妹”

    周游一点诚恳地点头道:“真的,难不成你想我对她有什么非分活着龌龊的思想”

    韩雪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的寒意,冷冷地道:“你若真的对她没那份心思,就最好收起那些龌龊思想,否则你一定会知道后果的。”

    这女人居然豪不避讳地看向周游吓身,以此作为威胁,竟然完全不似以往的性格。

    周游连忙加紧了双腿,生寒的淡淡猛然萎缩,憨憨笑道:“韩副总管,能不能矜持一些,再说,就是有萎缩心思也是应该对你,对于一个小女孩,我还真的提不上什么兴趣。”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丝毫不甘示弱,眼神眨也不眨地落在她的酥凶之上,那一对呼之欲出的白兔,确实有着很深很大的诱惑。

    韩雪居然是俏脸微红,酥凶剧颤更显的娇羞艳丽,瞪着周游怒道:“信不信挖了你双眼”

    周游那一双鼓的像鱼一样的眼睛,若不是她这一句话差点就掉地上了,眨了眨眼睛,笑道:“美丽的东西不就是用来欣赏的吗”

    韩雪嗔怒不已,却又不能真的去挖掉周游的眼睛,反而靠在椅子上,让他看个痛快,笑着道:“以前还觉得你是个正人君子,现在发现是我想错了。”

    “正人君子”

    周游差点笑喷了,邪魅一笑,道:“那是韩大美女不了解男人,世上所有的正人君子,也都会垂涎美色的。”

    韩雪渐渐冷静下来,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突然问:“别的宗门已经被魔教渗透,你觉得剑云宗没有吗”

    周游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神态,皱眉道:“以剑云宗的威望,想必魔教还没有那胆量,倒是韩大美女,为什么会有此一问呢”

    韩雪眼中闪过一丝的忧虑,却又避开了这个话题,而是问:“你那位所谓的门主夫人,现在在哪里”

    周游皱了下眉头,她口中的门主夫人想必就是孟婆,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她的音讯,不禁暗自忧心起来,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她此刻身在何方。”

    韩雪坐直了身子,道:“她真的是你的媳妇”

    周游挠了挠额头,摇头道:“其实不是,当时也只是为了进去你们百草宗随便一说而已。”

    韩雪沉默半晌,道:“据我所知,在你拿到翠玉龙草之后她就无故失踪了,难道你就没怀疑过她的身份”

    这点周游确实没有去多想,毕竟这一路孟婆并未对她动过坏心思,反而处处维护,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怀疑她是魔教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