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城区出城大道。

    第十三城区虽然被冠以“城区”之名,但有名无实,数百年以来一直脱离不了“贫民窟”这三个,尽管科技进步、社会在发展,但大多数人们对于第十三城区的偏见依然还有不少,像似永远无法抹去一般。

    因此。

    诺亚王庭每一座城市的出城大道设立在第十二城区,而不是第十三城区。

    后者就像是夹在出城口与第十二城区中的缝隙一般,无人问津。

    而此刻第十二城区四道直通出城的城门大口,则是驻在了上百名械卫与城卫,周边还设有几门能量脉冲大炮。

    “站住!”

    当一辆辆车身上刻有“长青商会”四个大字的大型悬浮汽车行驶而来时,一名城卫队长挡在了中间,手里高举着一张警告牌。

    “嘿嘿,大人。”

    “我们是长青商会的,这车上装的都是运往白兰城的一些药品货物。”

    一名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从当头的那辆悬浮汽车走下,一脸诌媚的开口笑道。

    “我管你是什么,现在命令已下达,每一辆运输出去的车辆都要经过我们的严格检查,若是查漏了放走任何一个疑是“囚犯”的人逃了出去,那我就是有十颗脑袋都不够掉的。”

    那名城卫队长冷着脸,不客气的开口道。

    就当他准备下令指挥身后的队员上前对眼前一辆辆大型悬浮汽车进行搜查时,旁边的中年男子急忙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这位大人,我们是多力大人介绍过来的,多力大人说我们的“货物”没有问题,可以放心大胆的运输出去。”

    一边谄谀,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一边悄悄往城卫队长怀里偷偷塞了一张卡,微微张动嘴唇。

    “卡里有八百万,没有密码的大人。”

    城卫队长一听着话,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我懂得”的笑容,随即悄悄咪咪的接过那张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既然装得是“药物”,又是多力大人提前检查过的,那就快点运输过去吧。”

    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城卫队长便转身开口说了怎么一句。

    “没有问题,放行!”

    他对着一众部下开口大喊道。

    那偌大的城门顿时打开了一道可以容大型悬浮汽车通过的缝隙。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连忙弯腰感谢,随后重新回到了车内。

    数量大型悬浮汽车就这样缓缓行驶出了安卡城,最终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大人……”

    这时。

    一名青年犹豫了几下,走上了前来。

    “怎么了?林副官。”

    城卫队长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问道。

    “大人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上面可是要我们严格检查的。”

    青年微微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怎么?”城卫队长听见他话语里的意思忍不住一笑,侧过了头来,“林副官是觉得我滥用职权?还是觉得多力大人他老人家包庇走私?”

    青年男子一听这话,脸色急忙一变,立即半跪在了地上。

    “属下不敢!”

    “林副官啊。”

    城卫队长轻轻瞥了他一眼,笑着感叹道。

    “你年轻气盛我理解,但你总不能仗着你年轻就口无遮拦吧?你这样很容易在这个社会上吃亏的林副官。”

    半跪在地上的青年脸色复杂,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开口应道。

    “是。”

    而另一边。

    出了安卡城,来到外面一望无际的沙漠上,那一辆辆大型悬浮汽车便加快了速度,车尾喷射着耀眼带有滚烫温度的光波便朝着白兰城的方向快速前进着。

    然而这些大型悬浮汽车内部,在被众多包装好了的药品周围最下面原本属于放置杂物的车厢内,则是有着一名名男女盘坐在肮脏的车厢地板上,其中有老有少。

    这些人在黑暗、隐隐约约有着臭味的杂物车厢环境里,一言不发,仿佛情绪很是低落一般。

    “母亲……”

    一辆处于中间位置的大型悬浮汽车最下面的杂物车厢内。

    一名小男孩小声哭泣着抱住了一名身着昂贵衣物的中年妇女。

    这节杂物车厢不同于其他大型汽车,里面居然安装着通明灯光和小型携带式电视机,就连地板都是干干净净铺有一层柔软的地毯,显然是被刻意打扫过。而在偌大的杂物车厢内,还有着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此刻坐在地板上,一脸气愤的吃着眼前小桌子上的美味牛排和昂贵不菲的红酒。

    “松儿乖松儿乖,母亲在这。”

    穿着打扮十分华贵的中年妇女抱着怀里的小男孩,温柔的安抚着。

    “哭!就知道哭!你知道你老子我为了你们母子辆逃出安卡城付出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吗!!”

    听着小男孩的哭声,中年男子本来就很是气愤的情绪一下子被点燃,狠狠敲了一下身前的那张小桌子,导致那杯红酒顿时倒落,洒在了下面的地毯上。

    小男孩被他这一顿怒吼,顿时哭得更凶了。

    “你发什么酒疯!”

    中年妇女见此,立刻咬牙切齿的对着自己的丈夫吼道。

    “哼!”

    后者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刀叉插起了一大块牛排放进了嘴里。

    “现在不逃,你打算什么时候逃?!你很乐意看见我们一家人死在那些“怪物”的嘴里是吧?!”

    “公司没了钱没了,我们就不可以东山再起吗?你就怎么点志气?为了一点钱财就放弃掉我们一家人的性命?”

    “白兰城虽然比不上安卡城,但那里好歹有我的亲族,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至少可以给予我们一些帮助,我们想要再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保养很好、面容看上去跟二十出头少女差不多的中年妇女皱着眉头,质问着自己的丈夫。

    他们一家人此次借着“长青商会”的撤离偷偷逃出安卡城可不便宜,按人头算每个人足足三百万,而只有他们一家人所在的这个被打扫处理过的干净车厢,更是另外花费了五百万才得来的。

    后者听着她的这些话,一言不发没有理会,只顾着自己咀嚼着嘴里的牛排,但他脸上表露出来的情绪却还是可以看出他有着几分不服气。

    然而这时。

    滴答滴答。

    一道道刺鼻隐约散发着恶臭味道的鼻血从中年男子的鼻孔里慢慢流露了出来,最终滴落在了呈着牛排的碟子里。

    “嗯?”

    感觉到了鼻子里的那一股股温度,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用手摸了摸。

    当他看见右手上的那一抹浓郁鲜血以及碟子里的那几滴鲜血时,他脸色顿时苍白,面露惶恐。

    随即中年男子急忙用剩下的一小节牛排擦掉了碟子里那几滴鲜血,又转过来了身背对着自己的妻子与儿子。

    中年妇女听见了他弄出来的动静,皱着眉头看了几眼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后,又低头安抚着自己怀里伤心哭泣着的小男孩。

    “我……我这是怎么了?!”

    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用手指堵着自己的鼻孔,神色慌张的在内心呢喃道。

    然而鼻血涌出来的量岂是他能依靠手指堵住的,不过刹那,大量鼻血便从他手指缝隙间溢了出来,滑落到了下巴。

    “不……不可能……”

    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中年男子恐惧万分,脸色惨白。

    位于车队最后面的一辆大型悬浮汽车杂物车厢内。

    “母亲……”

    一名小女孩子依靠在一名面容疲倦的妇女怀里,突然开口呼喊了一句。

    “怎么了宝贝?”

    后者睁开微微闭着的眼睛,疲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母亲……”

    小女孩缓缓从自己母亲怀里站了起来。

    而她这一举动,顿时吸引到了车厢内其他人的注意力,尽管环境黑暗但大家都凭借着听觉往小女孩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好饿……”

    听着自己女儿的话语,妇女温柔的面容顿时流露出来了一缕歉意,就当她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突然。

    一道幽绿眸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黑暗的杂物车厢因此被微微照亮了几分。

    “母亲……我好饿……”

    小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如同一个机器人在念着台词一般,没有丝毫情感在里面。

    而那双幽绿眼眸里更是闪烁着浓浓的贪欲与杀害。

    妇女微微一愣。

    下一秒。

    噗嗤!

    鲜血在黑暗四溅。

    类似于什么东西被咬碎了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

    黑暗车厢内的其余人听闻声音以及亲眼看见了那对幽绿恐怖眼睛,脸色纷纷苍白,拼命敲打着旁边的铁皮车厢,传出来了一道道重重的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

    “有怪物!救命啊!!”

    “快开门!!放我们出去!”

    然而因为位于悬浮汽车最底层的缘故,他们拼命呼救的声音以及重重的敲打声,皆是淹没在了车辆快速行驶时发出的轰鸣之声。

    很快。

    一道又一道清脆的“噗嗤”撕咬声音在黑暗的杂物车厢里响起。

    而杂乱响亮的求救声也逐渐削弱了下去,最终回归到了平静。

    广阔一望无际的沙漠上,随着一辆辆大型悬浮汽车的经过,一些沙子被染上了那么一层鲜红。

    只见最后一辆大型悬浮汽车尾部,则不断溢出滴落着一滴滴浓郁鲜血。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