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溢吗?”

    克林局长微微皱着眉头,他的确听部下反馈了不久前阳溢弄出来的那番震撼画面,实属厉害。

    “好,那就依你之见,由阳溢接任你的职位。”

    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他便开口道。

    “不过也真亏你能主动向我说明这些,换做一般人可未免能像你一样。”

    克林局长脸上露出几分欣赏,像这样懂得进退为大局考虑的部下,如今可不多了。

    “局长过奖了。”

    林意微微点了点头,内心顿时松了一口气,就当他准备转身告退时。

    “你等等。”

    克林局长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局长?”

    “既然你不想当队长,我给你换一个职位怎么样?”

    “啊?”

    林意微微一愣。

    几分钟后,林意走出局长办公室表情有些古怪。

    “执法队?”

    他在内心呢喃着,深邃黑暗眸子闪过了一缕异光。

    执法队这三个字代表的是强制性招收那些尚未加入城卫局的“天眷者”们,其中好言相劝后不服从征召并且进行了强烈反抗的,允许当场格杀,而未反抗又不愿意加入城卫局的则是先暂时秘密监视,等待时机成熟后再进行格杀。

    除此之外。

    执法队还肩负着城内属于“天眷者”犯罪案件任务,对于那些依仗自己能力胡作非为的“天眷者”们,执法队将对他们执行制裁,拼死一搏允许当场格杀,当场投降则是收容放入到“罪军”中与不断诞生的“怪物”进行搏杀,以此戴罪立功。

    而执法队这一组织构建与番队不一样,执法队便是一个整体,设有大队长一名、小队长三名,人数暂定为三十人,负责整个第五城区,此外执法队每个人的俸禄与番队队长差不了多少,只是没有额外金额奖励,

    “锦衣卫?”

    想着刚才克林局长给他讲的那些内容,林意不由想到了他脑海记忆里那个大名鼎鼎的历史组织。

    对于克林局长的这一要求,林意自然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林意走后,偌大的办公室便只剩下来了克林局长一人。

    “第五番队队长林意……”

    他批着文件,嘴里突然自言自语。

    “第五番队……”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手中的钢笔停顿了下来。

    那阴暗天空中的巨大螺旋漩涡以及那道刺眼无比的狂暴金雷,便在他的脑海浮现了出来。

    “林意……”

    克林局长眉头一皱,深邃的眸子隐约有微光闪烁。

    回到地下休息室内,林意便与阳溢等人说明了这件事。

    “林意哥!这……这……”

    阳溢听他讲完后,一脸茫然夹带着几分不知所措,显然是没有缓过神来。

    “你可以的,少年!”

    还未等他组织好话语,林意便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脸上流露出来了一抹肯定。

    “加油!”

    留下这两个字,林意便毫不犹疑的转身走出了休息室,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只剩下阳溢等人懵逼在原地。

    尤其是那五名新加入进来的队员,脸上都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他们好像只知道了他们所在的第五番队队长换人了,原本是队长的家伙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离开了。

    这算什么?

    临阵退缩?

    “唉。”

    良久后,阳溢微微叹了一口气。

    “林意哥是在告诉我不能一直在他的保护下成长吗?我一定不会辜负林意哥对我的期望的!”

    阳溢双拳紧握,在内心坚定的开口暗道。

    而一旁的木雅则是还未从林意离去的事实回过神来,而大门与普咚二人也是摸不着头脑,显得有些懵,不过去留是人家的决定而且也得到了局长的批准,他们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只能再内心祝福林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林意等到着执法队的聚集,期间他也见到了那些在比斗中赢下来的“天眷者”们,他们脸上各个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显然是为成功进入“上三”城区而感到兴奋。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

    执法队的全部队员便陆陆续续的聚集在了一起,其大队长是一名脸上有着三道狰狞伤疤的光头大汉,对方早在成为“天眷者”之前便早已是城卫局的一员。

    简单互相认识了一下后,执法队便开始展开了初次任务。

    而林意面对第一次的执法任务,满脑子想得都是该如何“划水

    毕竟他辞去番队队长这一职位,为的就是能自己一人单枪匹马的猎杀“怪物”,这样不仅效率高还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只是他没有想到克林局长又给他整来了一个“执法队”,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

    ……x~8~1zщ

    第二城区。

    妖魅青年身躯如鬼魅一般,飞檐在高楼大厦之间。

    “前方可疑武者,你已触犯王庭法律第七百八十二条不得随意在城区公共区域使用“气”,现在命令你立即停下,接受我等的检查。”

    一架整体漆黑、尾巴冒着红蓝烟光的大型悬浮机体出现在了妖魅青年近五十米的空域中。

    “聒噪。”

    对此,他只是平淡的轻轻一瞥,右臂一挥。

    轰!

    周围空气猛得一震。

    一道类似于爆炸一般的巨响便顿时在空中响起。

    砰!

    那架悬浮机体顿时像似被两只大手给用力夹在中间挤压了一般,瞬间变形,而里面载着的数人也是变成了一坨坨模糊不清的肉泥。

    被挤压成一团废铁的大型悬浮机体冒着滚滚黑烟,直直的落在了下方街道上,随即爆炸升起了一道不小的蘑菇云。

    妖魅青年身躯再次一闪,出现在数百米开外的一栋高楼大厦上。

    “第五城区……”

    他身躯竟不可思议的横着站在大厦玻璃上,他斜着望着天边处的那道巨大城墙,嘴角轻声呢喃着。

    “我来找你了。”

    “等着我吧。”

    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愉悦的画面,妖魅青年嘴角勾勒出来了一缕迷人笑容。

    第十二城区。

    一条阴暗小巷。

    “这就是你们此方世界的武道高手?”

    深紫妖异眼睛里刻有“武道”二字的“少年”冰冷的抬头问道,他白皙右手正掐着一名身着城卫局特殊制服女子的喉咙。

    因为力道过重的缘故,导致女子正不断挣扎拼命踹着“少年”,而她原本漂亮的脸蛋如今变得青紫一片,一双眼睛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显得有些恐怖。

    “无趣。”

    “少年”平静的呢喃了一声,右臂稍微用力。

    咔嚓!

    一道碎裂声音便顿时在小巷里响起。

    嘭!

    女子尸首被他随意一扔,飞出去了数十米开外重重撞在了小巷里的一道墙壁后才落在了地面上。

    “少年”转身,冰冷的看着身前跪在地面深深低着头,正浑身颤抖的一名男子。

    “你在骗我。”